英雄联盟LOL故事:审判吸血鬼-弗拉基米尔

[进入论坛] [已跟帖条]2010-7-31 10:16:00 作者:游久LOL翻译 编辑:不及格母牛


本文由游久LOL翻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大家好!我是Shawn"Babagahnoosh"Carnes-RoitGames的首席创意设计师。我们很高兴能和大家分享联盟最新英雄的故事介绍,现在叫做“英雄判决”。鉴于大家的反馈和建议,我们已经决定将这些内容的名称由评估更名为判决。之前的标题让很多玩家感到困惑,我们认为新的名称将会更加符合游戏爱好者以及背景知识狂热收集者的口味,在最后我还要感谢在第一赛季过程中对我们提供帮助的热心玩家。

  这次我们带来的是血色收割者,弗拉基米尔的判决,希望你们喜欢!

  联盟判决

  候选人:弗拉基米尔

  日期:7月20日

  联盟意见

  弗拉基米尔带着自己的野心不断前进,他的长发和背后飘逸的长袍随着自己的脚步向最终目标大步向前。他那双精致的鞋子上也雕刻着战争学院的花纹,厌倦了那些喧嚣,为了寻找自己的安宁,他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一块富丽堂皇的大理石面前。

  我们这位客人的绅士风范其实是一个骗局,为了那些愚蠢的只看到陷阱表面的人而设。打点的完美的头发,奢侈的着装,修剪整齐的指甲...这些看似贵族的标志其实都是假的,真正敏锐的人是不会被这些表象蒙蔽的。从他的残忍,消瘦的特征,邪恶,那些装饰他之间的邪恶饰品,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猎食动物。

  当弗拉基米尔到达自己的目的地后,他停顿了下来,享受着美好的片刻。他很赞赏工匠们的精湛技术,他们打造的两头黑豹蹲踞在大理石拱门两侧。黑豹之上雕刻着“真正的敌人来自于内部”,他伸手抚摸着光滑的石头,当他接触到大门的时候,它们静静的打开,弗拉基米尔舔着自己的嘴唇,以及藏匿在黑暗中的东西。

  回应

  弗拉基米尔站在房间的黑暗角落,在这个时候那里只有沉默和她自己的心跳,然后就传来了一声细语。

  “弗拉基米尔,我的孩子”从黑暗处有人说道。他立刻认出了那个人,穿着和他相似图案长袍的人,有着和自己皮肤一样苍白的头发,完全深红色的双眼。

  “德米特里?”弗拉基米尔将信将疑的问道,“但是,师傅,你已经死了,我杀死了你。”

  “我永远不会死的,弗拉基米尔,我是你的一部分。”随即那个人的身影消失在了一片血雾之中。

  尖锐的声音,吃力的呼吸将他从沉思中惊醒。他的眼睛艰难的睁开,露出阴森的眼神。他的心脏激动的跳跃着,自己的双脚都沾满了血液。弗拉米吉尔在审视着自己,那是一个不超过15岁的男孩,在他的哟手里拿着一把猎刀,他的漂亮衣服沾满着污秽,这是他的玩伴,也是他的第一次。

  那个残破的身影慢慢的爬向他的身边,用一种夹杂着悲伤和困惑的眼神看着他,表达着自己的仇恨,抓住了他的靴子。弗拉基米尔向后退缩,试图离开这个濒临死亡的孩子。男孩的嘴巴张开想要尖叫,但是却没有喊出声音,相反的是,夹杂着血液的污秽从嘴里喷涌出来,他伸出自己的手指指责这凶手。弗拉基米尔丢掉了手里的尖刀,消失在黑暗中。

  片刻后,他站在山路上,在他前面横着一具发白的尸体,尸体下还蔓延出阵阵血迹。他走过去用自己的手掩盖着他被风吹伤的脸,她在前面的尸体里发现了12个奇异的标本,他看着看着,脉搏开始加快,他变得兴奋起来。

  在通过古老建筑的打听之后,排水设施指引着他前进的方向,弗拉基米尔变得愈加兴奋起来。他最终来到了一个大厅,在那里挂着死者,鲜血在池子里留着,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穿着僧袍的长者,灰色的头发扫到了他的脸上,他血红色的眼睛闪闪发挂,他苍白的脸面无表情,面对突如其来的造访者挥手。

  弗拉基米尔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了,向前走去,眼睛一直锁定在面前的这个男人身上。僧侣盯着他“你难道就没有恐惧吗,孩子?”弗拉基米尔摇摇头,什么都没说,一直凝视着。

  “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僧侣继续说“你是一个毁灭者,我的孩子。一个血色收割者,来这里收集猎物”他冷酷的笑着,“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弗拉基米尔”迷惑的年轻人说道。

  “现在你将会是我的继承人”那个苍老的声音继续说“不要让我失望。”

  弗拉基米尔盯着自己导师的双眼,自己的血液都几乎要结冰。他已经杀死了这个人,他的双手沾满过这个人的血液。当时德米特里要求他这么做,如果他拒绝的话就会被杀死。这个房间再一次陷入了黑暗,让它再次和他导师的幽灵相遇。僧侣的双手交叉在自己胸前。“你为什么要加入联盟,弗拉基米尔?”

  “我想要将荣誉带给我的家族,并且磨练我的技艺”弗拉基米尔立刻回答道。

  幽灵的笑声打破了沉寂“你为什么要加入联盟,弗拉基米尔”,他重复道。

  “为我的故乡诺克萨斯的荣誉而战。”弗拉基米尔犹豫了。

  德米特里的笑声停止了,他看起来很不高兴。“你为什么要加入联盟,弗拉基米尔”他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着。

  这一次弗拉基米尔的脸变得阴暗起来,缓慢地说,“我必须一直杀戮”

  僧侣点头了“感觉怎么样?在暴露了自己的想法后?”

  弗拉基米尔露出牙的獠牙。“一种解脱的感觉,真的”他开始回应,就在此时,房间的大门打开,他暴露在光线之中,孤独的一个人。

网页评论